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梦欣】【作者:静默】
【梦欣】【作者:静默】
字数:7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爸爸……啊!……啊啊……用力……啊啊……用力插我……嗯啊……打我……啊……打我屁股……啊啊……用力……啊!」
  
  「欣儿……唔……啊……欣儿好淫荡……嗯啊…好喜欢……啊啊啊……嗯…喜欢爸爸……恩恩……喜欢爸爸干我……啊!嗯!」
  
  「我……哦啊…我喜欢做……啊……啊……啊……做爸爸的……嗯嗯……爸爸的小母狗……嗯啊……喜欢……啊……好喜欢……呜呜……」
  
  「求求你……唔……啊!……不要丢下我……呜呜……不要丢下我……呜呜……欣儿会…啊……啊…会听话……嗯……唔……好好地听话……呜呜……啊!」
  
  女孩戴着眼罩全身心的投入在自己的游戏中,想像着爸爸在调教自己,奸淫自己,自己迎合着,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她。
  
  也许是太激动了,也许是这个陪伴她长久的眼罩出问题了,总之眼罩在她兴起的时候,不争气的从她的脑袋上面滑落了。
  
  当眼罩滑落的瞬间,梦欣的心彻彻底底的乱了起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千般话语到喉间,到嘴间,都是那般的无力。如同被雷击了一般,身体发麻而不得动弹,眼睛的焦点不知道该放在何处,只得盯着面前的地板,等待着未知的判决!
  
  女孩半躺在地板上面,赤裸的身体上面按着一定得规律缠绕着一道道的红绳,红色的棉绳与女孩洁白的肌肤,形成一种强烈的颜色反差。
  
  给人一种极美的艺术感觉!那洁白坚挺的乳房,在红绳的缠绕下,显得越发的坚挺,随着女孩有些急促的呼吸,倒是有些呼之欲出的味道,似是想要挣脱红绳的束缚一般。
  
  目光随着绳子的纹路渐渐下移,肋部、小腹、肚脐、腰部在红绳的分割下,将女孩的晶莹洁白的肌肤一块一块的分离开来,或成菱形,或呈正三角,或呈倒三角,洁白的皮肤在红绳的作用下,变成了一块块规则或是不规则的形状。  
  一道红绳压着女孩的阴蒂,从两片红嫩的阴唇中间穿过,因为浸着淫水,这里的绳子有些湿漉漉的,颜色也由原来的鲜红色变成了暗红色,可能女孩的身体生性敏感,也有可能是因为女孩正耍的兴起,仔细看过去的话,就可以看到一滴滴肉眼可以看的见得水滴正顺着那条红绳滑动着,一直滑动到最低处的时候,随后开始一点一点的与红绳分离。
  
  一点一点的凝聚着滑动而来的淫水滴,一点一点的脱离红绳,由此而生出了一条极细的银丝,银丝连接着水珠与红绳,努力维持着两者的联系,只是随着水珠的变大,银丝再也承受不住它的重量了。
  
  「啪嗒……」水滴落地的声音在此时显得那样的清晰可闻!而这清脆可人的声音,让本就不知所措的少女芳心再次蒙上了一层浓浓的羞意。在这一刻女孩感觉整个世界显得格外的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安静的让人感到窒息,安静的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彭彭作响。
  
  梦欣不敢抬头仰望眼前那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恐惧害怕等等!各种思想萦绕在心间,根本无法释怀。是啊,被自己的爸爸看到自己这般模样,怎么能够释怀!
  
  「爸爸一定很失望吧……有我这样淫荡的女儿……」梦欣的心中这样想着,当然,一丝期待的小火花在她的心中升起燃起,若是爸爸就此兽性大发了,我该怎么做?
  
  肯定会就范的吧!若是以此为藉口,来惩罚我的话,那该是多么美妙的滋味。我肯定会想爸爸这么做的吧!一直很希望跟爸爸这么做的吧!
  
  色心这种的东西,确实可以克服某些恐惧,让人为之疯狂而不顾一切,就如现在的梦欣一般,前一秒还因为被爸爸发现自己的秘密而不知所措,后一秒色心一起,竟是意淫起自己的爸爸来。
  
  因为脑海里而出现的淫靡的场景,梦欣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呼吸有些粗重起来,那洁白坚挺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不停地冲击着红绳的束缚,因为性起,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因为红绳的束缚,这样的颤抖无疑加重了身体与绳子之间的摩擦。
  
  身体上各处敏感部位的轻微摩擦所带来的快感,与脑中那旖旎的场景,不断勾起女孩的性欲,原本因为突然的打断而快要乾涸的性欲再次复苏,灼的女孩的阴道酥痒难耐,里面的淫水再次不安分的氾滥起来,潺潺的淫水从女孩那两片纯肉色的娇嫩阴唇中间流出,浸润着两片迷人的粉嫩阴唇,显得亮晶晶的滑腻腻的!
  
  再加上中间那条暗红色的红绳的遮盖,更是让人无不对那桃园秘境充满神往。秘境之外都是如此美景,更逞论其内如何迷人!
  
  而那从秘境之内流出的淫水滴,一如往常一般顺着红绳滑动,只是这次的速度要显得快的很多,很快就可以听到那「滴答……滴答……」的水声
  
  
  ***   ***   ***   ***   ***   
  
  
  男人看着面前的女儿,看着面前这个与亡妻模样一般的女孩,看着那缠绕在她身上的红绳,蓦然的生出一种做梦的感觉。
  
  这个久别而异常熟悉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样的人,一样的红绳,一样的姿势,一样的龟甲缚。这场景曾经在多年前出现过不止一次,曾经在这些年午夜的梦里无休止的重演。
  
  而今天,今夜,在女儿的房间里他再次看到了这幕场景。泪水在他的眼眶之中打转,这是喜悦的泪水,是欢喜的泪水,是激动等等,唯独不是痛苦!
  
  「是你回来了么?」男人在心中喃喃起来,依然有些怀疑,只是听到女孩那急促的呼吸声,看到那女孩身上缠绕的红绳,红绳下微微颤抖的身子,再加上那清脆可闻的水滴声。
  
  眼前的一幕幕不断地冲击着他的神经,点燃了他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渴望。这份渴望积压了太久太久,就到忘记了究竟有多长时间。
  
  在这一刻,在这一时间,男人只想好好珍惜现在所看到的一切,他当然知道以前的人已经去世了,不可能再出现在他面前,自然清楚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爱人,而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但是,那又如何?什么伦理,什么道德,什么父女,什么世界所不容!他不想去管,也不愿去管!不想后果也不会去考虑未来!
  
  他只想抓住眼前所能抓到的现实。现实就是她的女儿血液中所蕴含的欲望已经燃烧起来了。
  
  他的亲生女儿跟他的爱人一模一样,他的女儿是现在唯一一个可以带给他快乐的女人。给他带来他这十几年来早已忘却的快乐。
  
  这一刻,面前的女孩不再是他女儿,而是一个女人,是他将来的女奴。  
  男人动了起来,在女孩注视下,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他的步伐很沉稳,很坚定,很有节奏。
  
  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朝着他的脑海涌来,那些片段,话语,技术手段等等。当然,还有那尘封在心底的那道与眼前女孩相重叠的倩影!
  
  那步步紧逼的脚步声,像是一把无形的锤子,重重的敲击着女孩的心脏,让女孩的心中只留下了两种情绪——恐惧与期待,但追根揭底是期待。
  
  她害怕她恐惧的是被爸爸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自己的那淫荡下贱的真实面目,她害怕因为自己的淫荡下贱被惩罚,被爸爸揍!被爸爸用那宽大而温暖的手掌用力的抽打屁股,边打边教育她,问她为什么这般淫荡,为什么这般让他失望。  
  而她无力阻止,无力反抗,屁股被打的红肿,火辣辣的痛感会蔓延到身体各处,直达心底。
  
  这是她所害怕的,这是对疼痛本能的害怕,她明白这是快乐的代价,疼痛的后面是无边的快乐,因为这也是她心底最渴望最期待的事情,期待着父亲蹂躏她,惩罚她,用自己娇嫩的身体去承载父亲的欲火。
  
  被疯狂的侵佔,被佔据,被蹂躏,主动去迎合。
  
  在这一刻,她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幕无比清醒的场景,一个浑身赤裸,身上用红绳缠绕成龟甲缚的女人,跪在一个衣着完整的男人面前。
  
  女人的身体是那般的浑然如玉,婉若天成;雪肌美肤,烨烨生辉;如瀑黑发;如风拂柳。
  
  这是一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女人,只是屁股上那惊心怵目的红色掌印,像是在述说这什么。
  
  那颤抖的身体,那从秘境之中滴落的水滴,又在指正着女人的放荡下流。  看到这幕场景,女孩的心中陡然生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是一种烙印在心底之中的感觉,仿佛这是她所亲身经历过的一件事情,仿佛那个女人就是她。  
  这种奇怪的感觉佔据着她的内心,随后波及到她的身体各处,她的意识很清晰,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动作起来,她想阻止自己的身体,让它停下来,只是不管她怎么呼喊,怎么着急,它的身体都在动作着。
  
  两只手臂撑起了她半躺的身子,两条修长的大腿带动着她纤细的小腿向身体后方撤去。像是一条坐在岩石上的美人鱼,尾巴收起,双手撑在地板上面,一如脑海之中的那个女人的姿势一般,跪了下来。在那个男人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跪了下来。
  
  黑色长发微微遮面,屈辱而又略微有些哭腔的声音从她的喉间传出「女奴欣儿请主人责罚」她的身体,将她内心最渴望的事情,构成语言,从她的口中传了出来。
  
  这一刻,她心中的期待,完完全全的变成了恐惧,这种恐惧是对父亲的恐惧,还是对於主人的恐惧,没有谁清楚。这是未知的恐惧,对於将要发生的无法预测的事情,身体所发出的本能的恐惧。
  
  她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抖,冷汗不断地从她的毛孔中钻出,随着她的雪肌美肤滑落。与阴道里面挤出的淫水一起落在地板上面。她在等待着,男人的宣判。  
  「像狗一样的趴着,屁股翘起来!」男人开口说话了,他的语气很生硬,完全不像是女孩所认识的那个父亲。
  
  在她的心中,父亲的从来都是温柔的,宠溺的。而不是现在这样,冰冷,没有情感没有温度,只有不容置疑。但恰恰就是这样的不容置疑,让她不敢生出半点反抗之心。
  
  像狗一样趴着,手臂完全的放在地板上面,感受着来自地板上面的冰凉,脑袋也几乎要垂到地板上面。圆润的屁股高高的翘起。
  
  一股羞耻感从欣儿的心底陡然生出,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等待交配的发情的母狗,身体滚烫,雪白的皮肤也红的有些妖艳。
  
  蜜洞之中更是淫水氾滥,不断地被紧密的阴道挤出,有的沿着红绳,浸润着那些滚烫的部位;有的顺着修长的大腿,流淌而下;还有的乾脆直接从洞口滴落,滴落在地板上面。只是片刻,女孩的下身就已彙集成小片汪洋,泛着盈盈光辉。阴部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红绳早已湿透的彻底,勒得更紧了。
  
  「啪……」一个血红色的大手印出现在了女孩圆润雪白的屁股上面。
  
  清脆的响声在整个房间里面回荡着,伴随而来的是女孩痛苦的呻吟:
  
  「啊……」
  
  男人的脸上流露出享受的表情。看着自己的手掌回味着刚才的感觉。
  
  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妙的感觉了。圆润而弹性十足的屁股满足了他身体的感受,女儿那痛苦的呻吟,满足了他内心施虐的快感。
  
  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感觉,很美妙,比毒品更容易让人上瘾。  
  男人的手掌,再次重重的落在了女孩美丽的臀部上面,这次的力度比刚才还要重的多,手印也比刚才更加的清楚,当然更吸引他的是女儿那近乎哀嚎的声音,以及那因为疼痛而不规则颤抖的身体。
  
  屁股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让女孩情不自禁的呻吟着,痛,真的很痛,比想像之中要痛的多。
  
  痛的她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那火辣辣的感觉,由屁股传达到女孩的身体各处,让她的身体不自觉的痉挛着。
  
  内心深处羞耻的感觉更胜,胸前早已胀的发麻的乳房,再次变大几分,显得更加的坚挺,乳头乳晕变得更是艳红。阴道里的嫩肉更是强有里的收缩着,拼命地把那些氾滥的汁液挤压出来,像是一条瀑布一般,流泻而下。
  
  身体各个部位的器官在剧烈的运动着,似乎想用最快的时间,将这个疼痛消散出去。
  
  只是男人并不打算让女儿如此轻易过关。再次举起他的手掌,重重的落了下去,这次他并没有任何的间断,动作非常的淩厉乾脆,抬手落下,声音响起,手印出现在女孩的屁股上面,之后再次抬手抽打。
  
  节奏越来越快,力度一次重过一次,丝毫不理会女儿的哀嚎,痛哭,不理会女儿的泪水。
  
  落下抬起!落下抬起!落下抬起!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响了,女孩的叫声越来越撕心裂肺!
  
  「啊……!啊……!啊……!啊……!」欣儿尖叫着,痛哭着,呻吟着,身体因为疼痛已经扭曲起来,浑身上下剧烈的颤抖着,用来吸收痛哭。
  
  汗水不断地从毛孔之中流出,将身上缠绕着的红绳彻底浸湿,湿透的红绳紧紧的束缚着欣儿的身体。绳子不断地挤压着她的皮肤,那本就坚挺的乳房,被绳子挤压的更加坚挺,仔细观察,更能看到皮肤下面青色的静脉。
  
  阴部被紧紧的勒着,绳子不断地摩擦着欣儿敏感的阴蒂,随着身体的颤抖,摩擦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嗯……啊……啊……嗯……嗯……嗯……啊……」
  
  阴道里的汁液也更加的氾滥,阴壁不断地挤压,摩擦,淫水不断地向洞口涌去,将阴部的绳子浸润的更加湿润。一波波的快感从欣儿的身体各处,传达到她的大脑,她的心底。欣儿心中的欲火,随着手掌的抽打,越来越盛,越来越强。  
  「啊……嗯……啊……啊……」
  
  强烈如潮水般的快感不断地沖刷着女孩的身体,她的身体不断地扭曲着,被红绳不断地摩擦着。配合着手掌的节奏身体各处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浮现,一波强似一波!乳房越来越胀,阴道里面的汁液越来越氾滥,阴壁收缩越来越强烈。在这不间断的抽打中,欣儿体内的快感累计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程度。意识早已模糊不清,只知道承受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
  
  「啊……啊……」
  
  看到女儿这般淫荡的模样,那扭曲的身体,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尖叫,男人觉得是时候了,用尽全部的力气,重重的啪在亲生女儿那早已通红的屁股上面「啪……」这一下的力度很重,比前面的重的太多了,震得男人的手都有些发麻!  
  「啊……」一声高亢的单音节发音,欣儿的身体陡然挺直,随后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面,身体不停地痉挛,抖动!
  
  阴部的淫水狂泄不止,足足五秒之多,最后渐渐回归溪流!最后这一下的重击,直接将欣儿的欲望之火彻底引爆,那潮水般的快感彻底突破了身体的禁锢,那一波波积累的快感,在这一刻陡然爆发,让她攀升到了绝顶的高潮。
  
  此刻的她,皮肤红润,秀发散乱,呼吸气促,全身痉挛颤抖,双眼翻白,口水横流,身下早已是一片的汪洋,阴部更是湿的一塌糊涂,阴毛胡乱的黏在一起。  
  诉说着这个女孩经历了多么舒爽的快感。躺在自己的淫水里面,闻着那淫靡的味道,女孩的心里自然是羞耻不已,只是,刚才那绝顶的高潮,早已把她全身的气力,抽干抽净,有怎么可能起身呢?
  
  只是这并没有结束,女孩高潮之后的身体都是异常敏感的,那紧紧舒服在欣儿身上那湿透的红绳,随着她的呼吸,随着她身体的颤抖,再次与她的肌肤摩擦起来。
  
  因为呼吸急促,因为身体的轻微颤抖,红绳的摩擦并不是很重,很轻,很柔,但是这般的轻柔,当真是非常适合欣儿现在的情况。
  
  那一道道的红绳,像是无数双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敏感细腻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勾起欣儿的性欲。
  
  「女儿你真淫荡……」男人的调笑声响了起来。
  
  「唔……还不是……都……怪爸爸……」
  
  「谁爬过来求惩罚的……」
  
  「我……」
  
  「啪……」男人的手再次打在了她的屁股上,这次的动作很轻,说是抽打更像是抚摸。
  
  「啊……」女孩轻声的叫。
  「不知道规矩?」
  
  「主人!」
  
  「被打屁股,还流这么多水。」
  
  「……」
  
  「被打屁股,还高潮了,喷了这么多水,淫荡的女儿。」
  
  「……」
  
  羞耻,舒爽,欣儿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现在的心情,她如愿以偿了,在爸爸的调教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那调笑的话语一幕一幕的冲击着欣儿的心神,或许自己就是一个淫荡的女孩,她这样想着,听着那些令人屈辱的话。
  
  身体再度的火热起来,浸了水的绳子与她的身体的温度比起来,显得冰凉了许多,温度的差异所带来的快感,是难以言表的,这种感觉不是特别的强烈,但又不是春风细雨般轻柔。
  
  男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女儿,压抑了多年的欲望,如今被点燃,释放,又如何能是一次可以满足的。
  
  再说,只是简单的打了几下屁股而已,就让这个女儿有了如此的高潮,这么敏感的身体,若不好好把玩,调教如何对的起自己呢。
  
  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她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早晚都会被别的男人糟蹋,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不自己来呢!
  
  当年妻子的话一一浮现在眼前:若是生个女儿,我们母女任你採撷;若是生个儿子,我任你们採撷;若是一儿一女,我们母女任你们爷俩採撷!
  
  男人走到了女孩身边,将酸软无力的女儿轻轻抱起,动作温柔不似刚才那般野蛮,嘴角靠近女孩的耳朵,轻声的说道:「今夜,还没结束!」
  
  欣儿羞涩难耐,但也非常期待,不说现在欲火烧身,单单是刚才的高潮,就足以令她臣服。
  
  纵然抛去这些不论,那内心深处对於爸爸的渴望,也足以让她鼓起余勇。  
  若说,今夜之事,没有发生还好,女孩尚且没有这般胆色,既然事情已然发生,既然爸爸有作为S的手段和技术,那我为何不能选择?
  
  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爸爸,更适合做我的主人了!
  
  
  ***   ***   ***   ***   *** 


  结语
  
  清晨,一缕阳光透窗户洒在了床上,洒在女孩的绝美的胴体上面,是那样美艳。
  
  女孩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在宣告着她的主人即将清醒。一抹秋色浮现,那是女孩的眼睛。
  
  眼底的媚意早已了无踪迹,若不是还有房间之中淡淡的淫水味道,身上还未退去的红痕,身体各处传达的隐隐痛感在提醒着她昨夜的淫媚姿态。她或许只是以为做了一场春梦。
  
  因为枕边的那个男人现在不在她的身边。想到这里,嗅着身房间里属於自己的味道,一抹红晕出现在了她的脸上。
  
  随后便是她癡癡地笑声,如银铃般动人:「很幸运,我是你的女儿;更幸运的是,我是您的女奴!」她这么对自己说。
  
  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梳妆以后,女孩赤裸着身子离开了房间。
  
  「主人,早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