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唇舌之交】(05)作者:fanmr1990
【唇舌之交】(05)作者:fanmr1990
字数:6727


                第五章

  田颖今年46岁,一米六二的身高,身材很匀称,她的两个还算坚挺的奶子此刻正被她的大儿子王洪从背后玩揉捏着,而田颖自己则沉浸在与二儿子王泽的激吻中,黑色的卷发零乱的披散着,当然她胯间两个洞的冲击感也时刻刺激着她身体的每一寸,使她不时地抬起头猛烈的呻吟起来。

  「哥,我们一起操妈的屄吧,让妈再爽爽。」

  「好嘞,弟弟,我这就来。」说罢王洪把鸡巴从田颖的屁眼里拔出来,用力插进已经塞了一个鸡巴的阴道里,兄弟两个同时开始抽查田颖的阴道。

  「啊,你们这两个,是要干死妈啊!」田颖大叫一声,不过很快就变为了舒适的呻吟声。

  「我要射了!」王洪大喊一声。沙发上的黄晶和王巧萍赶忙凑过来,王洪一把把鸡巴从田颖的阴道中拔出,塞进黄晶的嘴里,同时王巧萍也一口含住王泽的鸡巴,吮吸起来。不一会儿两兄弟就发出了射精的满足的呻吟声。黄晶和王巧萍吸干最后一滴精液后,把嘴里的精液纷纷喂给了田颖,三个女人互相舔吸着彼此嘴里的精液和唾液。之后他们也疲倦的纵横交错的躺下睡了。这只是田颖家诸多夜晚中颇为常见的一晚。

                第二天

  李芝津正舒适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两条长腿都搭在办公桌上。而她的嫩逼此刻正被一条柔软的舌头伺候得舒舒服服地,没错,张伊萧获得了这个职位,她此刻正在向李芝津「表忠心」呢。李芝津对于此刻正在给你自己「跪舔」的张伊萧也很满意,一边享受一边对张伊萧发出各种指示:「舌头再插进去,对,哦,哦,再深点,哦,对,就这样舔,哦。」张伊萧的舌头在李芝津的阴道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动,同时吸吮着从李芝津兴奋的阴道中流出的爱液。「哦,啊啊啊,哦。」李芝津很快达到了高潮。一阵猛烈地喘息之后,她对张伊萧说:「收拾一下,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

  这天李芝津的主要任务是去响马哥刚刚收购的一个保健馆查看一下,响马哥从公司抽调了一些人手,正在着手将这个保健馆改造成专门服务「女性」的「萨菲可」女性保健会馆。主管是公司客服部的赵莹,这女人今年三十多岁还没结婚,皮肤很白,染了一头金发,看起来不过二十多,不过知道内幕的人都了解,这赵莹是个女同性恋,她只喜欢女人,所以响马哥的萨福性用品公司的客服部交给赵莹可以说是刚好找对了人。赵莹和其手下的小团队不仅仅解决了一些产品的售后问题,同时赵莹也将她们部门发展成了一只小服务队,专门上门给女性提供各种「服务」。这下响马哥收购了这保健会馆,正好给赵莹提供了用武之地。于是响马哥直接把赵莹的团队派到萨菲可会馆了。赵莹为了应对即将做大的业务规模,从南方又引进了一批小姐,并对她们进行了相关的训练。经过一个多月的部署,今天总算是迎来了试营业。

  因为下午要开业剪彩,所以李芝津上午来就是看看最后部署地如何,有什么突发性的问题没有。她这次来没惊动赵莹,因为是响马哥秘密派遣她来的。李芝津偷偷拦住一名服务小姐,塞给她200块钱,示意她跟着自己上车,于是那服务小姐便尾随李芝津上了车。李芝津对她说:「不要多问,我想问问你们这一个多月都做了什么准备」

  服务小姐如实回答说:「设备,场地,人员等基本已经齐备。而且其实在这一个月内赵莹的一些老主顾已经来过很多次了,赵莹就当做试营业。」

  「赵莹怎么培训你们的呢」李芝津追问。这是服务小姐脸上面露难色,李芝津赶忙又拿出500块钱塞到服务小姐手里。服务小姐拿了钱,只好开口:「我们这些女孩子大多是南方农村来的,家里穷得没办法,我们便出来打工。刚开始我们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后来训练的时候才知道我们要给女性服务,虽然刚刚听到这每个人都有些打怵,但是工资高,风险小,对我们诱惑其实都挺大的。
  开始的时候赵经理训练我们各种礼仪,后来就是各种服务技巧。「

  「你们目前都有什么服务当然,我指的是性服务。」

  「现在有」品蕊「,就是给客人舔阴部,还有」探花「,就是舔客人的肛门。
  另外还有品足,吮乳,缠舌等等;另外,有些客人也喜欢舔女人,于是赵经理按照我们生殖器的形状也给我们分了类。「说到这服务小姐略露出羞涩,声音也小了些。停顿片刻后她接着说:」客人点什么样的形状,我们就回提供相应的小姐。「

  结束了谈话后,李芝津放走了服务小姐,其实本来她不必大费周折,但是李芝津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因为她要看看赵莹到底用了些什么手法来经营这个会馆,如果自己能学到,说不定自己也能另起炉灶弄一个,不过那都是后话了,自己要先靠响马哥打起一篇江山的。想到这,李芝津觉得下午自己应该来尝试一下。于是她一脚踩下油门,先打道回府,等晚上正式开业了再来尝尝鲜。

  下午两点「萨菲可」女性保健会馆正式开业了,当晚很多赵莹的老顾客以及新顾客前来捧场,李芝津也混迹其中,工作上的事她暂且交给了刘莉莉和张伊萧处理。到了气派的大堂,李芝津点了一个皇家至尊服务。之后她被带到了一个小包间,里面有一张舒适的大床,服务小姐示意她可以脱下衣服,李芝津便脱得一丝不挂,仰面躺在了床上。服务小姐为她盖上浴巾,然后出门了。过了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李芝津示意到。

  门开了,一连走进来五个身穿红色制服的小姐。在李芝津面前站一排,有一个像是领队的小姐代替他们向李芝津问好。李芝津示意她们可以开始了。于是几个人开始上下其手,显示给李芝津进行按摩。李芝津闭目养神,享受着这个过程。
  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双腿在缓缓地被打开,不过很多双涂着按摩油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摩挲着,她也无暇顾及,接着李芝津感觉自己的阴唇被一股柔软的感觉包围,她兴奋地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可是没等她说出什么,另一条温热的舌头也伸入了她的口中,两个人的舌头互相交缠着,吮吸着。李芝津发出『哼,哼,恩「的呻吟声,双手不由自主地环抱住正在跟她接吻的小姐。接着李芝津感觉自己下体处的舌头变得越来越快,同时阴唇和阴蒂都在被迅速地舔吸着。她下意识地想合拢腿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分别被一个小姐抱着,她们正在吮吸着自己的脚趾,一股股酥麻感由下而上的不时冲击着李芝津的大脑,她此刻大脑中一片空白,只能用喉咙发出阵阵娇嗔和呻吟。李芝津的阴道正在被一个小姐的舌头抽插着,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芝津发现与自己接吻的小姐退了下去。那个貌似领队的小姐轻柔地对李芝津说:」请翻过身来。「于是李芝津乖乖地翻过去,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接下来她感觉自己的两个乳头被两张嘴吸住,而屁眼里也插着舌头,她沉迷在这淫乱的气氛里,已经无法自拔。随着李芝津阴道和屁眼里的舌头的不断抽插舔弄,李芝津再一次高潮了,喷出了一股淫水。李芝津瘫倒在床上,下体一篇狼藉,她大叫着:」我要舔逼,舔你的逼「说着,她把跟自己接吻的小姐的旗袍扯下,又扯下内裤,猛的一口吸在了小姐的屄上。就这样她们互相舔吸着屄,屁眼,脚,直到李芝津筋疲力尽。

  沐浴更衣后,李芝津到前台结账,意外发现前台服务清单上有几项自己居然看漏了,于是咨询说这是什么服务。前台小姐回答说:「这几项是为了满足某些变态心里的客人的表演节目。」「大概都是什么样的节目呢」「一般都是女同做爱,吃喝屎尿等等这类的。」「这样啊。」李芝津感觉有些不快,于是转身离开了。正要往外走,正好迎面撞见刚才给自己服务的那些小姐的那个领队小姐。于是李芝津拦住她,邀请她去了大堂边上的咖啡厅,领队小姐左右环视一下,李芝津见状忙说:「不用害怕,就说是我让你过来的,我是客人嘛。」领队那小姐这才放下心来。跟着李芝津坐在了一张咖啡桌旁。「你们的功夫真是了不得啊,我想问问这是怎么训练的呢」「这位小姐,实话跟你说吧,赵经理对我们的训练实在是特别严格的。她要求我们不仅仅是做出样子,而是要把自己变成真正的对女人有性欲望的女人。」她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刚开始我们来的时候,她把我们每两人分成一个小组。训练活动基本都是围绕着这个小组来进行的,每一组的两个人每天在一起睡,后来我发现她给我们的食物中加入了一种药剂,后来不知道怎么搞得,我们就渐渐变得对彼此有性冲动。刚开始学习给女人口交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恶心,但是渐渐地,我变得开始渴求女人阴道里的淫水,后来我发现不仅是我,我的组员,乃至大家都变成了这个样子,于是我们晚上就经常69口交,这样才能满足我们的性欲,后来我们训练时就变得不在勉强,有时候居然大家都搞在了一起。」听到这,李芝津觉得这就是响马哥说的鲍静红开发的那种药剂了。

  李芝津又多给了那小姐200块的消费,领队小姐谢过后匆匆走开了。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刘旖莉的办公室响起,打断了她和范梦茹的二人激情世界。此时刘旖莉正用坐在办公桌上,两脚缠着范梦茹的腰,手则正胡乱的摸着范梦茹的小奶子,而范梦茹的双手则抚摸这刘旖莉的腰肢。两个人的唇舌正猛烈地交杂在一起,显然是刚刚进入佳境。刘旖莉无奈地回身接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鲍静红那充满调侃语气的笑声:「旖莉,麻烦你和梦茹过来我这边实验室一趟好吗,我又新的产品要向你展示,麻烦快点过来哦,呵呵呵呵~ 」「

  刘旖莉应了一声后挂断了电话,回过头来,抚摸着此刻正在给舔着自己屄的范梦茹的头说:「鲍静红那婊子让咱们两个过去一趟。」说罢两人整理好了衣装,出发去了鲍静红的实验室。

  刘旖莉和范梦茹到了的时候,鲍静红以及李姝等人已经在里面了。首先映入她们眼帘的是一个类似秋千一样的装置,两边是两根固定的金属杆,两根金属杆上面连接着一条同样的金属杆,像个球门一样。横杆上吊着类似一个小吊床一样的东西,材料是黑色的纺织品。鲍静红的下属吴梅英此时整坐靠在这个小吊床上,两手抓着两根吊带,同时她的两条腿也大大地分开,两脚高高地分别吊在两根吊带上,这样她的屄就完美的展现在外了,刘旖莉定睛一看,发现吴梅英的双手不是自己抓着吊带,而是被吊带上的扣子扣在了上面,所以整个装置更像一个性虐待用的吊床。这时,张雪竹走过去,跪在吴梅英的两腿间,开始用舌头舔弄着吴梅英那向外翻的粉嫩的阴唇。

  「这时我们的新研究成果——性爱吊床。」李姝为刘旖莉和范梦茹坐着讲解,「它可以用做正常性爱以及性虐待活动。」范梦茹余光注意到,李姝有意地靠在鲍静红的身旁,而鲍静红则一手搂着她,抚摸着李姝的屁股。李姝继续说道:「现在就是展示该吊床舔阴的用法,不过还有更加细致的装置。来。」李姝对跪在伍美樱两腿间的张雪竹指示,张雪竹便缓缓站起身,从两手的吊带出,分别抽出一条小小的累死金属的细线,细线的末端有累死小夹子一样的东西,张雪竹把这两个小夹子分别夹在了吴梅英的两片小阴唇上。这样她的阴唇便完全打开了,露出里面的阴道口和粉嫩的屄肉。

  「这两个小夹子可以通电,带来不可言喻的快感。」李姝说完。张雪竹就又趴在了吴梅英的屄前,舔起她的阴道口。吴梅英发出了舒适的呻吟,不断地浪叫着。过了一会儿,李姝走上前去。「现在我来示范一下吊床舔肛的用法。」说完为吴梅英松了绑,让她下来。李姝自己跪在吊床上,将绑腿吊带下拉,把两脚的高跟鞋跟插在两个绑腿吊带上,这样吊带的拉力就使她的屁股牢牢地坐在了两条小腿上,李姝的屁眼微张着,似乎正在等待着温暖舌头的服侍,这是张雪竹跪在李姝的屁股前,伸出舌头,开始舔吸李姝那略微发黑的屁眼。

  「哦。」李姝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张雪竹逐渐加快舌头舔弄的频率,在李姝的屁眼里发出滋滋的响声。李姝双手紧紧的抓住吊带,防止自己向前俯身掉下去。正当大家享受着这淫乱的场面时,刘旖莉的电话突然想起,她走到一边去接听了电话。鲍静红没听到什么具体的内容,就听刘旖莉在说:「知道了,恩,好的。」然后刘旖莉挂断电话,走回来,到鲍静红耳边低语道:「总经理找我有事情,不好意思,暂时失陪了一下。」说罢冲鲍静红微微一笑,领着范梦茹离开了。
  这电话还真是响马哥打来的,他既是公司的董事长同时又兼任总经理的职务,公司上下基本都是他一手统筹规划的。他在电话里约了刘旖莉晚上吃饭,说有要事相谈。

  鲍静红看着还在舔屁眼的张雪竹,心里早已经飞到了另一边,她想:这响马哥找刘旖莉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自己要多多留意一下。不过最近在响马哥身边安眼线非常困难,自己也是想方设法,可是没得到什么好的主意,想到这,鲍静红也感到颇为头疼,就收拾收拾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本来自己打算让刘旖莉代理销售这「性爱秋千」的,没想到半路杀出来这么一杆子事情,实在是令鲍静红感到措手不及。

  晚上十点。

  刘旖莉和范梦茹整正躺在刘旖莉家那张宽松而柔软的大床上,赤裸地依偎在一起。

  「旖莉,怎么感觉你今晚跟响马哥吃完晚饭,就心神不宁的呢」范梦茹一手在刘旖莉那紧致的屁股上抚摸着,一边问到。

  「梦茹,实话就跟你说了吧,我自己在心里憋着也没用,事情是这样的,今晚响马哥跟我吃饭,说最近钱珺开发的HFT- 3号,就是HFT- 2号的升级版。响马哥说如果我在一个月内能达到他规定的销售额,就让我带领销售部,做销售部的总经理。」刘旖莉一手搂着范梦茹,另一手玩弄着范梦茹那微小的胸部。
  「也就是说要你去做鲍静红的位置」范梦茹露出惊讶而欣喜的神色。

  「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我成功的话,就能够跟鲍静红保持一个均势,不必像现在一样没地位,要对她低三下四的了。」刘旖莉停了一下,手划到范梦茹的屁股上,接着说:「可是我要到那里去开发那么多客户呢,真是然我一筹莫展啊。」
  听罢刘旖莉的话,范梦茹的手突然停住了,她仿佛在认真地思考着什么,眼镜一动不动的盯着刘旖莉的眼睛。「」怎么了梦茹你有什么想法么「」

  额,没什么。「范梦茹支支吾吾地回答着,可是她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明显她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梦茹,有什么想法你就跟我说,咱们俩现在这么亲密的关系,不用隐瞒太多的。」刘旖莉似乎抓住了意思希望,紧追不舍。

  「其实……」范梦茹缓缓地开口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一个销路,可是…
  …「

  「恩你说说看」

  「可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啊,这么郑重的样子。」刘旖莉一把搂紧了范梦茹,追问到。
  「就是如果我提供的方案如果成功了,你不能向任何人说起这个方案的任何过程或者细节,可以么」范梦茹抬头望了望刘旖莉,那眼神好像在等待刘旖莉的誓言。

  「梦茹,假如你能帮的了我,你说的我都会遵守,何况你想想,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啊,摆脱鲍静红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愿望啊!」刘旖莉开始用利害关系催促范梦茹说出自己的计划。

  「好吧,其实我的计划是这样的。」范梦茹娓娓道来了自己的想法。

  原来范梦茹生在一个闭塞的深山小镇,小镇并不贫穷,因为早年有些矿产,所以生活水平还算富裕,不过由于交通十分闭塞,所以很多人都逐渐搬了出去,走出了她们的大山,去了大城市打拼,而她们的镇子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使其闭塞,那就是她们的镇子有个特殊的宗教,叫做祖娘教。这种宗教的来源跟本地的风土人情有很大关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地出土的矿石的缘故,她们那个镇子的人基本都只生女性,很少有男性。而且当地还保持着一种母性崇拜的习俗,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祖娘教这个教派。具体说来需要到当地的时候在做具体解释,总是,公司新研发的HFT- 3号产品,跟祖娘教的宗教祭祀用品非常类似,可以代替其发挥作用,如果小镇的每家都购买公司的产品,那其订货量简直是不可小觑的。

  范梦茹说完这个计划,刘旖莉立刻感觉自己的眼中放光,接着她又问道:「那小镇的消费力行吗能保证每家都能买得起我们的产品呢,一件产品要好几百呢。」

  「这个你放心,我们只要找到小镇的镇长和巫婆,贿赂贿赂她们,让她们以宗教的名义怂恿大家去买,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小镇早年的矿业收入为她们积累了一些资本。只因为来采矿的都是外地打工的人,后来实在是嫌弃小镇的地理条件太差才相继离开的,小镇本地又是女人多,所以近些年才搁置了矿业,不过我们也可以让她们转让我们一些矿产的所有权,这样以来我们也许会转的更多呢。」
  「真是好样的,亲爱你你这个想法我觉得可以一试,明天我们就动身去你的老家吧,如何」

  「恩,我觉得事情越早越好,以免有各种变化」

  「恩,今晚姐姐要好好谢谢你呢。」刘旖莉说罢,钻到范梦茹的胯下,分开她的两腿,开始舔起她的屄来。范梦茹突然感到一丝满足感,她跟刘旖莉干了这么多日子,这还是第一次刘旖莉这么主动地给自己口交呢,想着这些,她也自己用手掰开阴唇,享受起刘旖莉的舌头来。不过念在明天还要出差,所以两人也没折腾大,两人69舔了一阵,彼此各有一次高潮后,就互相喝了屄水后,小小温存一下就睡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